联系我们
网站地图
邮箱
旧版回顾



澳帝国际:到底是谁逼得国家部委公开道歉?

文章来源:科学传播局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年05月25日 00:30  【字号:      】

  澳帝国际:在 2005年建龙集团重组通钢之初,在通钢15.7亿元改制成本中,有5.7亿元是用于职工买断身份的经济补偿金。因无力支付,通钢以股抵债的方式将参与改 制员工所获经济补偿金转换为所在子公司的股权,而高管人员则获得9990万元奖励转为通钢约2.56%的股权。建龙集团进入增资扩股势必摊薄这些管理股。 高管的反对让重组举步维艰。当时,国企改革是中国经济转型的重要手段。2000年前后,国企改革进入深水区,各地国有资本依然占比较大,许多国企步履维艰,经济强市苏州也不例外。前述接近王珉的人士称,王珉去职一方面是因为通钢事件对他的打击很大,有些心灰意冷;另一方面,王珉期望在政坛上更上一层楼也希望离开吉林。

通过地方财政补贴提高公务员工资收入和福利待遇,是王珉对苏州干部队伍留下的“德政”。即使出任吉林省委书记后,王珉仍多次组织官员赴苏州交流,2009年还与时任吉林省长韩长赋一起带团到苏州考察。

掌舵吉林其实,在血案发生当日,王珉曾亲自打电话给时任通钢董事长安凤成,但为时已晚,命案已生。

重组之后,建龙集团通过其持有的吉林建龙钢铁公司整体作价14.05亿元入股,持通钢36.19%股权,为第二大股东。2005年1月13日,在吉林省国企改革动员大会上,王珉要求用一年多的时间,完成816家省属国有工业企业的改制任务。这816家企业涉及职工60万人,总资产928亿元,总资产负债率达82.1%,通化钢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通钢)名列其中。

我觉得熟人本身超越规则造成制度成本巨大,熟人在一对一博弈当中也是成本巨大,而人们往往浑然不觉这种隐含在面子下面的成本。

除了组织南下招商,在王珉力争下,吉林获批主办“东北亚投资贸易博览会”。吉林获得一个国家及国际区域经贸交流平台,这一博览会延续至今,被视为王珉留给吉林的遗产之一。

——编者

1994年,在高校任职13年后,毫无从政经历的王珉突然出仕,担任正厅级的江苏省省长助理。如 国家统计局原局长李成瑞、化工部原部长秦仲达、全国总工会书记处原书记刘实等离退休高干及学者总计141人,以《关于维护宪法权威、捍卫社会主义国有经 济、重建公有制主体地位的倡议——从通化钢铁厂事件说起》为题上书中央领导等。(参见《财经》2009年第17期“通钢改制之殇”、2010年第9期“通 钢‘罪人’”)苏 州的国企改制并非一帆风顺。苏州最大企业之一的苏钢集团,当时员工近万人,引入的改制方是方正集团。苏州高新区管委会当时的一篇新闻稿称:“苏钢当年正式 分流职工3751人,身份置换职工3599人。”改制过程中,受到苏钢集团不少员工抵制,曾经发生一个联营厂上千员工“包围”企业高管的冲突。当时工人们 围着总经理提出诉求,时长约24小时。

王珉执政期间吉林经济数字趋好,多年GDP增长高于全国平均水平。这或许是他在仕途上的得意时光,直至通钢事件爆发,王珉黯然离场。辗转辽宁后,东三省经济面临断崖式下降,王珉不复往日风光,在政坛逐渐沉寂,未能更上层楼。

相关链接:

苏宁官宣加纳国脚中锋加盟 本赛季28场狂轰23球

北京至雄安城际铁路正式开工建设 未来半小时通达

耀才证券:加息预期升温美股回落 港股留意企业业绩

利率市场窄幅波动

中船重工:加快实现核航母及新型核潜艇攻关突破




(责任编辑:中科院)

附件:

专题推荐

相关新闻


© 1996 - 2017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  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  联系我们

地址: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:100864